萝卜视频app

  • 福喜过期肉事件不断发酵 洋品牌缘何在中国丑闻频出

    緣起:上海福喜售賣過期肉被查封

    7月20日,有報道稱,麥當勞肯德基等洋快餐供應商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使用過期劣質肉,上海電視新聞記者臥底多月,調查上海福喜食品公司發現,讓人觸目驚心的食材是如何有組織地流向麥當勞、肯德基、必勝客的。

    7月20日晚節目播出後,上海食藥監部門連夜出擊,進車間時一度被阻。20日晚間,上海食藥監部門表示,已經會同公安部門查處媒體曝光的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涉嫌使用過期原料生産加工食品的問題。該企業已被查封,涉嫌産品已被控制。監管部門已責令福喜公司下遊相關企業,立即封存來自該公司的食品原料。

    追蹤:多地封存下架“福喜肉産品”

    麥當勞、肯德基供應商被曝大量使用過期、變質原料之後,人們關心的是這家公司的産品有多少被下架、封存。國家食藥監總局表示,要求各地徹查福喜系全部工廠。記者第一時間連線多地食藥監管部門:

    ———上海:封存9家企業的福喜公司産品約100噸,緊急約談22家下遊企業。上海市食藥監局緊急約談22家下遊食品流通和快餐連鎖企業,初步查明,麥當勞、必勝客、漢堡王、棒約翰、德克士、7-11等連鎖企業及中外運普菲斯冷凍倉儲有限公司、上海昌優食品銷售有限公司、上海真興食品銷售有限公司普陀分公司共9家企業,封存了福喜公司的産品約100噸。

    ———廣東:封停必勝客餐廳發現使用福喜問題肉萬余公斤。百勝餐飲(廣東)有限公司旗下的必勝客餐廳使用了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生産的4個産品,分別是豬肉比薩粒、意大利風味豬肉粒、牛肉比薩粒和調味牛肉排,該公司在廣州的物流中心已封存上述4個産品1319箱,共計13070.8公斤。

    廣東省食品藥品監管部門表示,將加強與上海市食品藥品監管局的溝通,及時掌握問題産品流向,一旦發現問題將及時開展針對性清查並依法查處。

    ———杭州:查封上海福喜原料近8千公斤。杭州市場監管部門在肯德基與必勝客的下沙配送中心檢查到,上海福喜生産的調味牛肉排180箱1771.2公斤;麥樂雞、豬柳塊等原料6186.984公斤,當即予以查封。麥當勞門店已就地封存上海福喜生産的所有原料,現場沒有發現過期産品及涉嫌更改標簽情況。

    浙江還將繼續排查,並擴大檢查範圍,對于使用上海福喜産品的所有餐飲單位進行監督檢查,要求餐飲單位加強人員培訓、落實食品安全制度。

    ———內蒙古:查處上海福喜食品公司供應的問題産品700多公斤。內蒙古各地執法人員對67家肯德基、18家麥當勞、15家必勝客和34德克士進行執法檢查,下架封存上海福喜食品公司供應的問題産品總計708.9公斤,其中呼和浩特市302.4公斤、鄂爾多斯市133.2公斤、赤峰市101.8公斤、呼倫貝爾市近65公斤。

    內蒙古自治區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介紹,從檢查情況看,問題産品多集中在肯德基、麥當勞、必勝客等快餐鎖企業。對于封存下架的問題産品,內蒙古將做好後續處理工作,要求各地將工作進展情況及時上報。

    ———成都:封存9.6噸福喜肉制品。成都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市內快餐連鎖企業進行了排查,發現麥當勞、必勝客、德克士等三家企業使用上海福喜的産品。三家企業已對總共7種、總重量逾9.6噸的肉制品進行了封存,相關産品均已下架停售。

    成都市食藥監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對發現的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涉嫌食品原料進行立即封存,等待進一步調查結束後依法進行處理;對其它涉嫌使用過期、變質、三無産品等的餐飲服務單位將依法立案查處。

    ———南甯:查扣6家必勝客店發現福喜問題肉制品。南甯市食品藥品稽查支隊餐飲大隊對南甯六城區及三個開發區內的麥當勞、肯德基、必勝客等多家門店進行檢查,在其中6家必勝客餐飲店發現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提供的肉制品,目前已被查扣。

    廣西食藥稽查部門表示,對西式快餐店開展的肉及肉制品專項監督檢查,將重點檢查企業肉與肉制品供應商、食品采購索證索票、企業食品保管貯存、食品制作加工過程質量安全控制等情況。

    ———西安:三家“洋快餐”店的福喜食品被下架。西安市未央區食品藥監局張家堡食品藥監所對一家麥當勞快餐店和兩家必勝客快餐店的福喜食品被立即下架、停止加工出售。

    調查:洋大牌在中國“變味”

    麥當勞、肯德基供應商被曝大量使用過期、變質原料,問題“洋快餐”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21日,一項針對超過萬名網民的“麥當勞肯德基供應商被曝使用過期劣質雞牛肉”調查顯示,74.4%的消費者認爲企業對供應商的違規行爲知情。

    供貨商的違規行爲,往往殃及下遊食品企業。“上遊供應商一個搗鬼,下遊企業一片中槍”的局面如何破解?問題洋快餐的背後,是監管太“放心”,還是外企太“狡猾”?

    事實上,許多消費者對“洋品牌”趨之若鹜,認爲跨國公司企業規模大、品牌知名度高,其産品質量必然有保證。但事實證明,即使是世界知名品牌,也不能絕對保證産品質量不出問題。

    麥當勞、必勝客等國際知名快餐連鎖店的肉類供應商--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大量采用過期變質肉類原料被曝光,其工作人員甚至放言:“過期也吃不死人”。

    有媒體曝光稱,福喜公司主要存在三大問題:違規篡改生産日期(多的延期達一年)、將過期或變質原料回爐後再生産,以及將次品混入合格産品中出售。更令人震驚的是,福喜公司將過期8個月、顔色發青的臭肉重新切片裝進新包裝,使用次品添加至成品中。

    記者20日晚間在福喜公司廠區一間辦公室中,發現標簽上直接標明“次品添加”的記錄:例如,蜜汁燒烤味豬肉餅“次品添加”日期爲11月29日和30日;麥樂雞“次品添加”日期爲11月4日、6日、22日、23日等。

    標榜高品質的“洋快餐”,進入中國後,卻屢屢爆出質量問題。肯德基被曝“速成雞”,抗生素殘留不合格;麥當勞出現雞翅、香芋派過期售賣等違規行爲;“必勝客”將金屬勺粉碎金屬碎屑進入飲料;洋快餐巨頭百勝集團更讓被激素、抗生素催肥的“藥雞”成爲餐桌上的食品……

    作爲供應商的福喜並非小作坊,而是多次獲得政府表彰的先進外資企業。福喜公司曾被評爲“嘉定新城(馬陸鎮)食品安全生産先進單位(A級)”,廠長胡俊更是作爲企業代表在嘉定區食品生産質量安全會議上發言。

    記者查詢相關部門資料發現,成立于1996年的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是外國法人獨資企業,擁有出口香港、日本的資質,年生産能力達25000噸左右。作爲上海福喜母公司的美國福喜集團,更是一家在全球超過17個國家擁有50多家食品加工廠的國際化食品集團,向超過85個國家和地區銷售各類農産品。

    洋快餐巨頭爲何還會出現低級質量問題?上海一位基層食品安全監管人員表示,在現行的食品安全分類監管體制下,在往年的監管中被認爲食品安全風險等級低的大型企業,監管抽查的力度不如小作坊來得密集,這也給了曆史記錄良好的福喜漏網之機。

    業內人士反映,國際知名品牌在海外市場是循規蹈矩的,消費者確有“上帝”的感覺;爲何進了中國市場,行爲就發生了“變異”:一方面賺取大量的利潤,另一方面卻如此“傲慢與偏見”?

    “先國外、後國內”的被動監管局面,還暴露了我國當前的檢測標准和檢測方法落後。專家分析,中國在一些産品安全檢測上面和歐美發達國家相比,施行標准和檢測方法有些較爲粗放。

    專家表示,在國內即便是有法可依,也很難讓洋品牌“守規矩”,因爲企業違法的成本太低。早前,一些地方的食品監管部門對個別洋快餐店作出“15天關門整頓”的處罰,作用微乎其微。

    近年來,由于供應商的違規操作殃及下遊食品企業的事例屢見不鮮。“上遊供應商一個搗鬼,下遊企業一片中槍”的局面如何破解?面對供貨商的違規行爲,下遊企業很多時候扮演著受害者的角色。

    采訪中,多位消費者針對“洋快餐”帶來的問題,認爲跨國公司應該給中國消費者一個“說法”。長期以來,一些洋快餐享受“超待遇”,地方保護對洋品牌格外關照,對其形成了隱性保護。

    海南大學一位長期從事食品研究的教授指出,每當一個洋品牌被查出質量問題後,多數跨國公司會啓動危機公關。一方面,主動向公衆表示歉意、整改,另一方面,向監管部門介紹對中國做出了多少貢獻,解決了多少就業,提供了多少贊助等,試圖換取監管部門的沈默。

    反思:三問福喜事件

    突擊檢查遭阻攔,近兩小時內究竟發生了什麽?

    20日19時30分,監管人員到達上海福喜廠區,保安攔住大門堵截,聲稱“上級領導沒有同意”不能進,到21時05分左右公安到場,監管人員才得以入廠。這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內,福喜廠區做了什麽?

    即使進入生産車間後,監管人員仍然遭遇了多重阻礙:倉庫的門沒有門禁卡打不開,工作人員聲稱自己的卡不在身邊;監管人員要求其停止生産,但在最開始一小時內生産並未停頓;多個抽屜被鎖上,直到接近淩晨公司負責人到場時,監管人員仍有幾處無法進入;電腦共享資料到一半,網絡沒有征兆地斷了……

    而就在這個廠區,曾經有記者臥底拍攝到工人使用過期甚至變質的肉類原料,延長雞肉等産品的保質期,肉塊掉在地上撿起來繼續用。

    21日,上海有關部門回應,在查處過程中,執法人員責令該企業尚在運行的車間立即停止生産,對有關生産記錄的文字材料和電子介質予以先行登記保存;查封了原料倉庫、成品倉庫中的所有貨品;連夜對福喜公司相關人員進行詢問,核查報道中提及的主要違法違規事實。

    同時,執法人員要求福喜投資方歐喜投資提供有關原料來源、生産加工、質量控制、銷售去向等相關記錄,召回涉案食品,全面配合調查。上海食藥監局對已銷往連鎖餐飲企業單位的涉案産品采取了控制措施,責令相關快餐企業封存涉案産品。

    福喜是怎樣成爲“食品安全生産先進單位”的?

    上海市工商局信息顯示,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是一家外國法人獨資企業,注冊資本超5047萬元,投資方爲歐喜投資(中國)有限公司。其母公司美國福喜集團,是一家在全球17個國家擁有50多家食品加工廠的國際化食品集團,成立于1909年,總部位于美國芝加哥。

    在福喜廠區記者看到,一個玻璃櫃裏擺滿了各個部門和組織頒發的獎項,2007年其獲得所在區安監局等部門頒發的“安康杯”競賽優勝單位。就在今年,它還被評爲“嘉定新城(馬陸鎮)食品安全生産先進單位(A級)”。

    其廠區數據顯示,截至7月20日,已經是公司無安全事故第328天,其在招聘網站的信息簡介中自稱,是“麥當勞的最佳供應商”。

    歐喜投資中國區深加工部總經理楊立群20日晚間接受記者采訪時,一直強調公司及其下遊企業對食品安全的重視,並表示將積極配合監管部門調查,但對視頻中曝光的問題一直不予置評。

    “一直強調對食品安全的重視”就能成爲“食品安全生産先進單位”?這個“先進單位”是怎麽評的?在這“無安全事故的328天”裏,到底有多少違規行爲?希望相關部門給出答案。

    此外,楊立群曾對記者表示,客戶會不定期對企業進行檢查,其中既包括提前告知的現場檢查,也包括突然到訪。那麽,這些企業平時究竟是如何對供應商進行審查的?嚴格的供應商審核管理體系緣何沒發現問題?

    監管部門是沒有認真查還是不容易查?

    福喜被曝光,公衆不得不質疑:爲什麽這些問題總要等媒體曝光之後監管部門才去查處?難道沒有日常的監管嗎?

    業內人士認爲,由于企業造假手法非常隱秘,甚至會逃避監管制作兩本賬,在沒有內部爆料的情況下,日常監管很難發現,固定證據非常難,需要加強舉報和投訴渠道的建設,並實現第一時間回應。

    但是,從另一角度考慮,雖然企業造假通常都是隱秘的,監管部門也不能以“取證艱難”作爲借口推卸責任,而應反思日常抽查等工作機制的有效性。

    科學松鼠會成員崔略商認爲,類似問題沒有查出來,可能一是有關部門沒有認真查,二是這種行爲比較隱蔽不容易查。建議一旦查實違規,對違規情節嚴重的企業“全面圍剿”,重罰並列入黑名單,一定時限內禁止其進入食品及相關領域,讓其難有喘氣的機會。“不容易查不要緊,查出來就罰得你傾家蕩産。”

    上海市食品安全辦公室專家組成員沈建華說,在國外如果發現類似事件,企業會徹底完蛋,永無再生之日,不僅被罰得傾家蕩産,也會遭到合作夥伴的抛棄。而在中國,企業違規後可能“借屍還魂”,用親戚的名字重新注冊一個公司,“制度上需補好缺口,避免企業違規卷土重來。”

  • | 萝卜视频app安卓下载_萝卜视频app免费看片_萝卜视频app破解版 | 本网站由提供技術支持
    通訊地址:鶴壁淇縣高村鎮橋西大街東段南側    聯系人:鄧經理    固定電話:0392-7139999   移動電話:0392-7139999
  • 營業執照